恍惚? 失魂? 神經病大流行?

 民報◎阿偉

  這是什麼回事?某些自地震後就很「有經驗的」人或在聽我講述災區一些人的情況,馬上會脫口:這是「災後徵候群」!這樣快速的「歸類」,我總覺得太快了些!也不太清楚即使是這樣,事情又能怎麼樣?但另方面,我也「隱約地」感覺到災區一些人似乎有一種(或多種)奇特、且又無法一時「命名」的精神及行為狀態。我們也不應忽視這狀態。或許這樣講,未免太「玄」。一個具體的故事,或多少能助我們澄清這真是人的奇特狀態,或只是「小題大作」?!如果真是如此,又能怎麼辦?!

  對這「狀態」的「覺察」,約是四月上旬的事。由新竹打電話給災區的昇哥(代名),問他怎麼前一週打手機上都找不到。昇哥電話中說:「不知道哩!」 我再問:「那你去那堣F?」「不知道哩!我也不曉得自己整個星期去那堙C」「啊?!」...「那你還好?」「還好啦,只是定不下來,心中煩。」「那你好好保重啊。」「我會的,放心!」

  放下電話,心中也在想:昇哥十一月初與我談到他地震后有一個月都不曉得是怎麼過的,「腦袋一片空白」。另外,我也想到昇哥的朋友曾與我溝:以前很安靜,內向,但地震後,或許自己老婆當場在身邊給壓死,他就變了:講話很多,又容易跟人吵架。幾個月來,我一直在關心、注意昇哥的狀況。尤其前二個月,聽說有心靈治療專業人仕遇到昇哥,才認識三分鐘就問昇哥對自己親人壓死在身邊的「感覺」?這事情我當天下午才知道,很憤怒!如果我在現場,馬上會痛罵一頓。災區百姓還要再承受這種二度、三度、四度....的「傷害」? 想著想著,仍不放心。打電話給昇哥做營造的朋友董哥,聊了些雜事外,也請他多費點神「照顧」昇哥...沒想到董哥電話中隨口說出他也成天「恍惚」,「心神不寧」,而且鄰近許多人也是這樣... 我嚇了一跳,真的是有什麼莫名的「狀態」很具體的在災區中竄流?好像在發生什麼事,但一切又好像沒事的樣子?!

  幾天後我再去災區,晚上與一群人在一起,也和董哥小聊了一下。他說地震後全家沒什麼傷亡,但家人間關係變得很奇怪,大家都很冷淡。過去幾個月,他自己成天坐立不安,不曉得要找什麼,就是覺得不對勁,只好到處恍或找人喝酒。他最近心情又很重;營造沒去賺錢,忙著幫親友鄰居半義務的打地基建屋。可是在各地基現場,腦中馬上浮現出當初這邊壓死幾個他熟悉的人,那邊壓死個他朋友的具體景象。做不太下去......

  我也不知該怎麼辦,只能說:「能幫大家早點有家,也算行善吧?!」

  聊到一半,組合屋突然響起來!地在搖!兩、三秒后確定沒事,董哥立即打手機回家問狀況。他說外面街上應有很多人跑出來,大家都嚇壞了;他說到現在還不敢在一點四十七分前睡覺,除非喝醉了;他說誰家的夫妻在地震後就講話了;他說...

  這或許只是個小小的、具體的「故事」。這種狀況算是「徵狀」嗎?或只是個別例子?我不頂清楚。但我總感覺災區好像正在鬧「精神性流行感冒」。而這種狀況如不趕快來「診斷」、來判定是否真是如此、要如何「解決」的話,許多人的後半生,他/她們的親友、親子都關係,都會受到「影響」;而這「影響」可能會延伸到一、二、三、五、十年,甚至到一代、二代。

  但另方面,何種專業界又有「權」來「診斷」、「決定」呢?既有的心理,社工等專業模式,能找已有的「標準答案」,現成的「標準處理方式」來回應?我不確定。......

  我想到昇哥前陣子在煩諸多事的同時,「也」為一年後房子得蓋好,怎麼蓋?貸款怎麼來,怎麼還而煩惱。由這角度來看,個人精神、行為的「狀態」,似乎不應只「純」由心理、社工等專業來完全處理;更深的原因,或也牽連到往后具體的安居及經濟生活。

  這是種奇特狀態?是什麼狀態?重要嗎?

  這要怎麼辦?憑單一專業?或各專業界跨越斷層,「聯合會診」?或各專業與災區民家一起來學習面對,一起來學習「處理」?或一切任老天來決定?

[回頁首]

[回目錄頁]

©本網站所有圖文版權皆屬原作者所有,欲轉載請與921民報編輯部洽詢

網頁編輯維護 banny Oct.2000